IMG_4747.jpg

伊瓜蘇瀑布 最有名的魔鬼的咽喉

IMG_4585.jpg

Punta Tombo 的企鵝

IMG_4876.jpg

伊瓜蘇瀑布 其中一個 人可以靠得最近的瀑布

IMG_3672.jpg

Bariloche 的Cerro Campanario 堪稱這世上 十大美麗湖景

IMG_3871.jpg

Bariloche 的Cerro Campanario 的另一個景色

IMG_4072.jpg

El Chalten 的 Fitz Roy 可惜雲遮住了些 不過 卻遮不住 它的美

IMG_4076.jpg

El Chalten 的 Fitz Roy 另一個角度 這裡可以看到冰川上的雪 往下掉

IMG_4232.jpg

El Chalten 的 Cerro Torre 這個山形 也蠻有特色的 只是湖水是灰色的

IMG_4297.jpg

El Chalten  Cerro Torre 旁邊的一座 不知名的山

IMG_4335.jpg

EI Calafate 一處保護區 有很多馬

IMG_4481.jpg

EI Calafate 的冰川

IMG_4483.jpg

EI Calafate 的冰川 湖面上的浮冰是 冰崩後剩下來的

IMG_4501.jpg

Puerto Madryn 這裡很多企鵝 就這樣站著不動 好像在曬太陽

IMG_4506.jpg 

Puerto Madryn 企鵝 另一種姿勢

IMG_4647.jpg

Buenos Aires 富人墓區

IMG_4651.jpg

Buenos Aires 富人墓區 建得很像小教堂

IMG_4685.jpg

Buenos Aires 的Boca 區 這裡很多這種彩色的房子

IMG_4693.jpg 

Buenos Aires 的Boca 區 的Tango 秀

IMG_4811.jpg

伊瓜蘇瀑布 中間有一石頭 其中有樹 很特別的

 

如果 人生 就像一場夢
現在 似乎 是 該醒來的時候

如果 人生 是一場戲
現在 就是 結局的時候

在南美洲 和 另一個台灣人
比了一下 被 kiss bye 的次數
也不如人

看來 女人緣 也不夠
我的 希望 破滅 哈哈

阿根廷 幾次的 千里之行
讓我的身體 真的累了

每次 一坐上車
就是 痛苦的 開始

漫漫長夜 無法成眠

時而寒冷 時而酷熱
如此多變 讓我無法承受

剩下得 只有 忍耐而已

我的腳 也真的 是痛了
那走在山裡 石頭幾乎要 穿鞋而過
心裡告訴 自己 這是 最後一次
長征
好好 走完 這一回
留下 一次 美麗的結局


心也累了

蚵仔麵線的味道
一直在我腦海徘徊

想念著 情人
想念著 纏綿
想念著 一生一世
想念著 至死不渝

看來是 該回頭的時候


阿根廷 真的是個很美的國家
就好像 一個 很美麗的 女人

為了 見妳 一面
我等待了許久
等見到了面 也沒給多少時間 相處

美麗的女人呀 妳竟為何 如此 愛錢
處處 勢利
看來 妳是個 無情無義 的女人呀

看來 愛過了這回
我無法 再愛妳呢

我倆 緣份已盡
我不想留戀了

用著我最快的腳步
離妳而去


    過了智利的邊境之後,巴士還要走一段蠻長的山路才能到達阿根廷的關口,這一段山路還蠻漂亮的,山上還有積雪,天氣也不錯,在車上遇到一個韓國女孩,她是拿加拿大護照,聊了一下,她說她也想和我一樣長途旅行,所以就問了我很多問題,最後我說今天是除夕呢,我問韓國人過除夕嗎,她說也過呀,她說她忘了呢,所以今天她要和她朋友好好慶祝一下呢。

 

    然後到了阿根廷的邊防,這阿根廷的制服,我覺得比智利的醜了點,感覺有點破爛,然後排隊蓋章,輪到我的時候,看到我的簽證是一張紙,邊防人員叫我等一下然後去找一個看起來比較資深的,然後就教他怎麼輸入電腦,然後就是算我的簽證有效期間,入境日加上三十七天,而二月份只有二十八天,加一加算一算,蓋個章就把有效期限寫在章的旁邊,這樣就算完成了入境,最後還讓我填一張紙,也蓋上章,出來的時候,就是等行李檢查,檢查人員抽出兩個行李,看來是抽到兩個美國女孩,倒是看的很仔細,看完沒問題後,大家就上車囉。

 

    下車後到了Bariloche,我先去換一些錢,和問一下我下一個目的地的巴士資訊,問完後,等當地公車,然後往我預訂的旅社前進。

 

    我預訂的旅社,是位置比較高,要走一段小山坡才能到,到了旅社,先是出來領錢,只是這領錢的金額有限制就是只能領大概一百美金額度的阿根廷披索,這錢在阿根廷根本用不了幾天,所以你就要多領幾次才夠,多扣手續費,第一次感覺阿根廷有點落後死要錢,哈哈,然後在街上逛逛,這鎮中心不算太大,逛了一下湖邊,還不錯蠻漂亮的,湖水是藍色的,大家都說這裡是有瑞士的感覺,倒是不假,而且更顯大器點。

 

    晚上買了牛肉和蕃茄和洋蔥,煮了羅宋湯,算是我的除夕的晚餐囉,從旅社可以看到湖,夕陽的時候很漂亮,湖邊的山被照得很金亮金亮的。

    隔天一早,想去買汽車票的,可是鎮上的旅行社沒開,我只好走到汽車站買票,這路程還蠻遠的,買了票去El Chalten,走所謂的四十號公路,預計要做三十六個小時的車,聽說這條路很有名,但不知有名在那呢,就訂了票,蠻貴的大概要一百美金呢。


    下午的時候,去了旅社介紹的一個景點叫 Cerro Campanario ,那裡據旅社的介紹說是世界十大湖景之一,先是坐上公車,這公車沿著湖邊開,有些地方的景色還不錯,到了目的地,要坐纜車上去,到了頂頭,這景色真的很不錯,可以看到湖上很多小島,遠處還能看到白白的雪山,只是我的時間不好下午是逆光,不過這風景稱得上世界十大美麗的湖景啦。

    然後回到住的旅社,本來想多住一天的,可是隔天已經滿了,我就訂了另一家囉。

    隔天,換了地方住,離汽車站比較近的地方,然後又去了一個景點叫Cerro Catedral,這裡在冬天是滑雪聖地,然後又要坐纜車上去,總共要坐兩段,這海拔蠻高的,這裡也可以騎單車,看到有個人從山頂一路騎下來,然後坐到了山頂的纜車站,上去後,還要走一段,這裡是可以看到很多山的地方,不過是夏天,所以只有一座山有白雪,我跟著兩個老外走了一段健行路線,景色差不多,我就沒繼續走下去,出來後,走到另一邊,從這裡看到的湖景,和昨天看到的Cerro Campanario 不太一樣,雖然沒有Cerro Campanario漂亮,可是看到的湖光山色比較大器,視野比較遼闊。

 

    晚上,住的房間裡,有一對男女吧,應該是情侶,是從智利來的Iquique, 我說我去過那裡呢,還把相機裡的照片給他們看了一下,聊後聊到我說我在環球旅行,這女的不知是不是在開玩笑,她說要跟我走呢,她說她和這個男的不是情侶,蠻有趣的。

    晚上的時候,旅社裡有音樂演奏會,兩個人表演,蠻好聽的,不過我聽了幾首就上去睡覺了。

    最後一天,一早,又去了Cerro Campanario,因為是早上陽光比較好一點,到了地方,想不到這人很多要排隊呢,排了好長一段時間,而今天似乎雲多了點,陽光沒這麼強,不過景色還是不錯,因為還有時間,順路去了一間很有名的旅館叫 Hotel Llao Llao ,這裡可以看到雪山也可以看到湖景,算是Bariloche 最高檔的旅館了。

 

    最後回到旅館,遇到一個阿根廷女孩,她正在喝馬代茶,她主動跟我聊天,我說我是從台灣來的,她說她最好的朋友在台灣呢,她曾在義大利留學和台灣女孩認識,現在還有聯絡呢,她也知道她自己的生肖呢,是屬龍的,看來她也知道很多台灣的事呢,聊完後,我就要離開這裡去坐大巴了。

 

    晚上的時候,坐上大巴,走這四十號公路,往南邊的El Chalten。

 

    隔天醒來,竟然下起了雨來,司機抽煙,有個女的好像來跟司機說不要抽吧,他還繼續抽,最後這女的男友來了,還把煙盒給丟了,還拿數位相機,在司機的旁邊攝影呢,很酷吧,這種事大概只有有正義感的老外才做的出來,不過這司機好像也沒怎樣,繼續開他的車,手裡的那根煙還是拿著,從他臉上也看不出異樣的表情,看來他也無所謂的呀。

 

    感覺這風景不是很好看,不知道是不是天氣的關係,看到的都是很荒蕪的土地,這一路坐得蠻累人的,路況也不是很好,都是土路,這巴士還有一段卡住了,剛好附近有大的推土機來幫忙救援,才讓我們又重新出發,還好發生有白天,如果在晚上,這裡的氣溫很低,估計會被凍死吧,哈哈。

 

    中途休息的時候,和車上一個日本女孩聊天,她說她有來過台灣,像士林夜市,還有九份她都去過,我說我小時候常看宮崎駿的卡通電影,我用中文寫,天空之城,螢火蟲之墓,而她就說,宮崎駿其中一部電影的靈感是來自九份呢,所以後來很多日本人都來九份玩,感受一下和電影裡的感覺。

 

    她曾在高中時期,就在阿根廷當交換學生,所以會講一些西班牙語,現在她大二了,出來旅行,順便來找朋友的。

 

    最後到了 El Chalten,我就和日本女孩一起找住的,就在巴士停靠的附近有一家旅社,後來也來了一個以色列人男的和法國女孩,也來和我們住同一間,等了一會才Check in.

 

    然後,我就跟這個以色列男的,一起先去爬山,最有名的一座叫 Fitz Roy ,這一路風景很不錯,先是到一個湖,從這裡可以看到Fitz Roy 的倒影,最後是要上坡是最累人的,最後到了山頂,這裡真的是美,湖是藍綠色,後面就是Fitz Roy,不過這山被雲遮住了一些,不過還是很漂亮的,而在另一座山頭上那裡還有另一座湖,可以看到冰川上的冰洩下來的聲音很大聲呢,這湖也是藍綠藍綠色的,陽光照在湖面也更是美麗,我就在山上又多待了一會,想等雲不會散掉呢,後來沒散多少就下山了,而和我爬山的以色列男人就和另一個法國女孩先下山了。

 

    這一路來回八個小時,真的很累人,腳也很痠,這鞋也不好走,在考慮明天要不要走另一條健行路線。

 

    回到住的地方,我煮了面來吃,而以色列男的和法國女孩好像炒了香菇,而日本女孩則是在外面吃完了義大利面,這店家老闆還請日本女孩寫了一張小海報,用日文寫的,準備貼出來招客用。

 

    隔天一早,我看天氣還可以,就決定多留一天,另外以色列男的和法國女孩一早就走,而日本女孩則是下午離開,道別後,就一個人去另一條健行路線叫 Cerro Torre,先是跟上幾個美國人,跟在他們後面走,然後遇上一個瑞士人,他說看到兩隻豹呢,還把照片給我看,他嚇到了,看到我,就找我一塊走壯膽,還把瑞士刀拿出來,準備防身。

 

    最後到了目地的,這山邊的雲還沒全散掉有點礙眼,就在那裡待著,這裡的湖比昨天的不好看是灰色的,只是湖面上就有些浮冰,最後等到下午雲全散了,就差不多要離開了。

 

    這一來一回的又是走了六個小時,才發現這鞋真的不好走,走得很痛呢,回到住的地方,這房間只剩下我一個人,還挺不錯的,晚上一個人又煮了面來吃,只是發現有點喉嚨痛,好像感冒了。


    隔天一早,天氣不錯,上車前,最後再拍了一下美麗的山,搭上車去EI Calafate。

 

    到了 EI Calafate ,找到住的地方,然後去汽車站,又遇到日本女孩,跟她一起去問了一下當地的行程,她是花了大錢買了兩個行程,我則是自己買汽車票去冰川,想不到挺有緣的,又在這裡遇到她。

 

    下午的時候,到這裡的河邊逛逛,這裡是保護區,可以看到蠻多的水鳥的,和馬,這夕陽景色很美呢,還有看到紅色的Flammingo,也很漂亮,只是比較遠了點,比較難拍照。

 


    隔天一早,坐上巴士往冰川公園前進,怎麼昨天天氣還很好的,今天一早就變天了,到了公園的收費處,人不用下車,收錢的人會到巴士來收錢給門票,到了公園,不知道是天氣不好還是怎麼了,心裡沒有很震撼呢,可能以前在阿拉斯加看過冰川了,比較特別的就是這冰川是延伸到湖裡,沿著步道走,不同角度看冰川,然後走到了某個觀景台,我看了一下,好像有小石頭很縫隙落下來,我一時沒意識,這是冰崩時的前兆,然後這兩三層樓高的冰,就往湖裡倒下來了,然後在湖面上很多浮冰呢,可惜這一幕我只能眼睛看到,沒來得及拍照真是可惜,就在我眼前而已呢,後來我在同個地方繼續等,看可不可以看到同樣的冰崩,倒是遠處是有冰崩,只是我待的點就再也沒有冰崩的,不過,不時還是可以聽到這別處冰崩的聲音,從別處傳來,也很震撼,最後要離開了,這陽光露了點,拍了照,就結束了期待已久的冰川之旅了。

 

    然後,就去Puerto Madryn,先是坐四個小時去Rio Gallegos 轉車,再坐十六個小時 去PuertoMadryn,不過這路好多了,晚上還有熱食可以吃,而我坐在上層的最前面,可以盡收這一路的風光,等到了 PuertoMadryn 也差不多快中午了。

 

    這裡有兩個行程,一個是去Punta Tombo看企鵝另一個是看海獅和鯨魚捕殺海獅,我覺得這海獅我看過了至於鯨魚捕殺海獅的話可遇不可求,所以我就選擇了看號稱有五十萬企鵝的Punta Tombo,我住的旅社的價錢是150披索,然後外面的旅社是賣140披索,而最後有一家我連去問了兩次價錢竟然不一樣,最後一次是120,所以我就一百二十披索成交。

 

    其實這行程是包含三個景點,一個是看黑白海豚要自費,一個是看企鵝,最後是去喝茶,不是很喜歡這樣的安排,因為重點的企鵝只有兩個小時,不過也沒辦法,這裡的行程都是一樣的,隔天一早,一輛中巴車來載,我可能沒睡好一上車就睡了,連過了港口也不知道,因為風大看黑白海豚先跳過,先去看企鵝,這企鵝不是很大,但是很多,有的是站著不動,有的是扒著,而企鵝走起路來真的很可愛左右左右晃呀晃的,有些企鵝靠得太靠近牠會用嘴來刺,有些則是會一直叫。

 

    最後到了海灘,那裡的企鵝真的是很多幾百隻呢,這一隻隻的企鵝站有海灘上,有的則是往海裡游,看得真是可愛呀,最後時間到了,有點不捨地離開這裡囉,和我同行的一個美國男孩也說,時間太短了,應該要長一點。

 

    接下來去下個景點,看黑白海豚,我沒參加,在旅行社門口待著,然後隨便逛逛,看到有家店人蠻多的,是賣吃的,我看了一下是賣烤魚呢,我也買了一份來吃呢,還蠻好吃的。

 

    最後到了一個地方叫Gaiman,這是以前英國威爾斯的移民,這裡是喝茶的地方,不過我們車上很多人沒去,我也沒去囉,不過我進去茶館一看,這香香的奶茶味,倒是很讓人有食慾呢。

 

    最後回去的時候,到了市區竟然又遇到日本女孩,還真有緣呢。

 

    下一站Buenos Aires,坐上中午出發的巴士,搬行李的時候,倒是這小弟有點強要小費,我沒零錢就給了二十五分,他嫌少,另外一個英國人沒給,還跟司機叫囂了一下,車上有提拱甜點,和晚上的時候有熱食,還蠻不錯的。


    到了Buenos Aires 是早上,先是搭地鐵去旅社,然後問了一下櫃台小姐,問看那裡好玩的地方,也拿了張地圖就出門了。

 

    先是去逛市中心,那裡有個總統府,和一條很熱鬧的街,吃了一餐麥當勞,街上有很多報亭,賣明信片的很多,還有一些雜藝的表演,然後就一路走到底,往下一個目的地,富人的高級墓區。

 

    這富人的高級墓區,很多雕像很不錯呢,很有藝術惑,而且很墓地有小教堂的感覺呢,也有些感覺已年久失修,蜘蛛網也一堆,還有裡面的地板也破爛的,不過整體而言,這裡看來還是很高檔。

 

    回來的時候,又去市中心逛逛,最後還找了中國超市,買了醬油,晚上煮可樂雞。

    隔天,去了 boca,這裡的房子都是彩色的,還有表演Tango的,然後有些Tango女郎會跟妳拍照,可以跟她擺出跳Tango舞的姿勢,大都很撩人的,這女孩的腿都抬得很高的,只是這些女孩都不是很漂亮。

 

    我附近看到一家超市,是中國人開的,我問這裡是不是很危險呀,他們告訴我那裡不要去就好,我就買五香蕉和飲料。

    下午的時候去中國城看牌坊,在這裡吃一碗海鮮麵,和水餃,並不便宜呢,而這個小中國街生意很好呢,我還買了瓶豆漿,真是好喝。

    回程的時候經過一個公園,裡面有很多雕像,最後在市中心看到有人在拍戲喔。

    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是睡不太好,因為有蚊子真是討厭。

 

    下一站,去伊瓜蘇,我很鐵齒沒先買票,本來想搭下午兩點的大巴,竟然都滿了,只有到五點才有車,我只好在汽車站枯等個三個小時,這次我買的車票是高檔一點,就是位置比較大,腿也可以伸得比較長一點。

 

    最後到伊瓜蘇,找了一家HI連鎖的青年旅社,Check in 後就去巴西領事館問了一下簽證事宜,台灣護照還要多加離境機票,其它的就是照片兩張,早上八點到十一點,下午一點拿簽證,看到一個美國老太坐在椅子上,她說台灣人是她今天第一次看見,她說她是跟德國團來的,她長住德國,只是為了簽證來的,她就在這裡等著準備拿簽證,她說來辦簽證的有俄羅斯的,然後又有兩個日本人也來了。

 

    出來後,心裡有點不平衡,因為只有台灣要多一張機票,回去旅社後,先去找可以影印的地方,找了很久才找到,可以用隨身碟影印檔案的地方,然後回到住的地方,看了一下機票的資訊,找了一下比價網站,看到最便宜的一家叫COPA,然後試著訂機票,想不到這家航空公司,又兩種付款方式,一種是立即信用卡付款,而另一個是三天後到門市或一些地方付錢取票,就是可以先保留後付錢,太好了,這就是我要的,所以我就選擇後者,訂完後信箱就有一封訂位的信,哈哈,就把這封信存在硬碟裡,去剛剛找到的影印店,把機票印出來。

 

    這辦簽證的照片,和之前認識的台灣人辦的格式不同,那台灣人是準備很像美簽的大照片,而這裡完全不用,一般兩吋的就可以。

 

    機票搞定後,心裡安心了一半,晚上買了兩隻雞腿,又煮可樂雞囉。

    隔天,吃完早餐又去了領事館,看到昨天的日本也來了,我則是把準備的文件給了辦事人員,然後他給了我表格,填完了表格,他對我的

    表格內容有提疑問,後來我聽不太懂,然後他找了個會英文的,來跟我說,就是內容有些英文要寫清楚一點,像我的父母親的英文名字…等,我在想是不是在刁難呀,然後又寫了一張,他就收件,先是收一八十阿根廷披索。

 

   下午的時候,拿簽證的時候,這辦事人員,在門口說我的簽證有Problem我想心涼了一半,他給我看我表格,就是我住的地方,英文字母他看不懂,重新又解釋了一下,他請我坐一下,然後我就看到那一張簽證,其是是一張通行證,看了一下,上面有父母的英文名字,我台灣居住城市,難怪他一直要跟我確認我寫的資料,原來是要打在通行證上的,哈哈,心裡有釋懷多了,然後又收了三十披索,然後他跟我解釋了一堆,大概就是簽證在通行證背面,每次用的時候在後面加簽證,最後終於拿到美麗的簽證了,最後這辦事人員還特地和阿根廷簽證比較了一下,巴西的通行證簽證,比阿根廷的一張簽證紙是漂亮許多,他還炫耀了一下,附帶一提,這阿根廷的簽證比別人的醜不說,這價錢還貴上一倍呢。

    隔天,坐上大巴,到了伊瓜蘇公園,路上遇到個香港人,不過他出生在以色列,能講流利的希伯來語,就跟他一起去看瀑布。

    先是坐小火車去魔鬼咽喉,這瀑布水很有野性,在這裡拍照,這水會一陣一陣地噴來,所以相機很難照相,不過抓住timing 趁沒水噴來的空檔,還是可以拍到照片。

    再來就是upper circle, 這個部分的瀑布,很美,可以看到有叢林的感覺,一排十多個瀑布,整個看過去很壯觀,還有瀑布中有一塊石頭,上面長滿了樹,在瀑布中間有點特別。

    然後是lower可以比較近看瀑布,看的瀑布和upper circle 一樣。

    難怪有人說這伊瓜蘇比尼加拉 好看多了。

    最後因為時間還多,和這香港人一起又走了一段健行路線,不過沒什看頭,倒是我被一隻小蜜蜂給叮了一下,腫了一下。

    晚上的時候,參加旅社裡的BBQ,很簡單有牛肉雞肉和沙拉,其中一個女的說要教日本人Tango,還討價還價了,不過不了了之,最後大家好像都和我旁邊的日本女孩聊天,沒我的份,而他們說西班牙我也不太懂,我就付了錢,就去洗澡囉。

    在回房間的路上,想不到遇到早上一起逛伊瓜蘇的香港人,他也來我們的旅社,他說這裡很多以色列人,所以他來這裡和他們聊天,因為他是住在別的旅社的,我問了他,每當他用希伯來語和以色列人聊天時,他們會不會很奇怪呀,一個亞洲人竟然會說希伯來語,他說,會呀,他也常常要解釋,我說應該幾百遍了吧,哈哈。

    然後我就去洗我的澡去了,而他繼續找他的同伴聊天,看來人出生時的語言很重要,某種程度上決定了他的命運呢,決定了他一生的朋友

    隔天,一早,吃完早餐,退了房,就往巴士站,坐車去巴西了。 

dx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