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博物館內,看到一張圖,像是舊時的香港吧



另一種香港

西方,本來是一方淨土,
但如今它發生了巨變,

它從一條毫不起眼的小毛蟲,
如今化身成為一隻龐然巨獸,

過去我們看不起的阿六仔,
如今一個個飛黃騰達,
而我們的女星們也一個個愛上了阿六仔,

過去稱人民幣叫,草紙,
也許再過不了多久,
這些草紙,會變成金紙,

這個世界變了,
變得不是我們期望的方向,

漸漸地
我們的天空,
撒滿了灰濛,

我們心裡有了徬徨,
看不見遠方,

我們該相信未來,是我們自己所創,還是命運使然呢,
坦白的說,我喜歡做我自己,我不喜歡命運的捉弄,

但歷史像洪流一樣,一步一步像是要把我們淹沒,
而我們該是去扭轉它,
還是隨波逐流呢,

另一方面,那個西方也算是我們那陌生的老家,
但我們似乎都不願承認,

統與獨,藍與綠,
像是千年不死劇本,不斷重覆地上演,

倦了,也厭了,
忘了它吧。

西遊去吧,
不管你是喜歡也好,討厭它也罷,
這個西方國度是我們這一生一定要去看看的地方,

因為有個死結,
一直放在我們心裡,

與其爭論它個千萬次,
不如好好地走上它一回,

這個世界聲音太多,多到我們已無法分辯是非,
這個世界騙局太多,多到我們眼睛所見不一定為真,

或許我們也不必太執著,
只要靜靜的傾聽自己內心,

走一條我們的心靈所響往之路。

*********************************************************************
香港,
對很多台灣人早已熟悉這個地方,
而我卻是第一次來到這裡,

我發現在我的人生的許多記憶裡,
尤其是很多童年的美好時光,
很多都是香港制造,

我記得我人生買的第一卷錄音帶,
就是譚詠麟的半夢半醒之間,
那個年代,只要這歌曲的名字取的好,
加上特有的港式唱腔,
好像很有吸引力。

還有那楚留香,
那蘇蓉蓉的美,楚留香的帥氣,
這大概是偶像劇的始祖吧,
怎麼女人能長的這麼漂亮,
這麼善解人意呀,
有時睡覺時也會叫著蓉蓉……,
可見那時的我,多麼走火入魔。

梁朝偉的鹿鼎記,
在我那個年代,第四台還是個新鮮的玩意,
私底下牽第四台偷偷地看,
原來男人可以娶這麼多老婆,
那時年紀經,還不懂這樣的男女之事,
但對於能有這麼多女人愛著,
好像也沒有什麼反感,
心裡反而羨慕著。

再加上,
香港深受西方文化影響,
似乎比更台灣開放一點,
尤其是男女之間的事吧,

另一方面,我只知道香港是個購物天堂,
是女人愛去的去地方,
其它方面,我對香港可以算是無一所知,

所以如果把香港的那些明星光環拿掉,
把購物天堂的影子去掉,

那麼對我而言,香港是什麼呢。



在香港,政治氣氛很單純,六四,像是他們唯一的語言



快到香港了,許許多多的小島嶼,但看來只有香港是最美的



那時坐在飛機上,
看著底下數不盡的小島,
我心裡想,我到了香港,

一個離台灣這麼近,又這麼方便的地方,
一個我該來的地方,
但拖了好久,到現在才來到這裡,

也許是深受台灣政治的洗禮,
以為處處有政治的台灣人,
心裡有著許多台式問號,

我會想,
香港是個國家嗎,
香港是英國人的嗎,
還是中國的,
香港人想獨立嗎,

"上面的問題,有點像是白目的台灣人"

記得剛到香港時,到便利商店買水,
我用中文問,那裡有水,
那女店員一臉聽不懂的樣子,甚至還不太理我
然後用英文再問一次,
而她才笑笑地回答我。

那時,我心裡想著,
難道香港人,討厭說中文的人,
我想,那應該不是針對台灣人,
而是對岸的大陸人,
但也有可能是誤會一場,
我想太多了。

香港已經回歸中國許久了,
表面的東西,或許可以很快改變,
而骨子裡的東西,
卻很難改變吧。

維多利亞港,一個完全西方的名字,
不知該不該佩服這英國人,
如果,香港是,中國人,還是港人,還是其它地方的人統治。
能像眼前這樣的進步與繁榮嗎。

這是機遇使然,
還是一些巧合,機會,天時,人和,
造就了今日的香港。

一代人的根深蒂箇的觀念,
好像也要用一代人的歲月才能抹滅,
因為人的不喜歡的記憶,
似乎很難忘卻。

台灣和香港都是曾被殖民的地方,
在這點上,台灣和香港很類似,
但是那些統治的強權,
卻帶來了進步,也可以說是一種先進的文明。
我曾聽說,台灣老一輩的人挺懷念那日本統治的時光,
日本人做事一板一眼,不會隨便。有規有矩。

在這一點上,我似乎能有所體會,
有時反而是自己人才會欺負自己人,
才會亂來,才會胡作非為,

這樣的心情,好像挺矛盾的,
一方面我們是被殖民者,
另一方面,我們也崇拜殖民者。

想到這一點,
突然覺得,
台灣和香港,
有著相似的命運,

我們都很小,都是島國,一大一小的島國,
小到我們無法決定我們的命運,
都是那些老大說了算,
任人擺佈,

想到這裡,香港好像和我們更加親切了。

記得有一次在網路上和大陸朋友聊天,
聊到如果香港獨立,
那大陸怎麼辦,

那大陸朋友就說,就給它斷水斷電,
雖然我不知道,到底這句話是真是假,

但是,香港人依賴大陸又更多了,
台灣有軍隊都這麼難了,
況且是沒有軍隊的香港呢。

歷史的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我們心裡似乎有數,
我們是站在歷史的那一個點上,
大勢所趨,

有人說,今日的香港,
就是明日的台灣,

看來這是你我無法逃離的命。

***************************************************************************

"有人說,男人跟女人之間,
沒有純純的情感,
或多或少都有點曖昧。"

"她是一個來自遠方的女孩
遠方,神秘,在我心裡盤旋。"

在香港沒認識到什麼香港人,
倒是認識了大陸人,
聽起來有點諷刺吧,
但這就是如今的香港。

五月和六月之間,
春天已不見蹤跡,
夏天像惡魔般,狂熱了起來,
所到之處,令人難耐。



我的漂亮的腳,哈哈。



我的土樣子

這時的我,穿的很夏天,短褲,T恤,拖鞋,
那件褲子,如今看起來是我最大的敗跡, 像是一條內褲,
而那件T恤,我媽說像是一條抹布, 破破爛爛的。

看來,我身上就數我那鞋子最上相,最具觀光價值,
看著那照片,我都看不起我自己,真的很像土包子,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香港人很會打扮,
在香港名牌貨幾乎是等於國民價格,
果然名牌一上身,就與眾不同。



青年旅社的貓,在我無聊寂寞時,陪我渡過許多時光


我才剛到香港的青年旅社不久,有人說,
這裡可以算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青旅了,
因為這裡的夜景很漂亮,
很少有青旅能看到這麼美的夜景,

這樣的住宿可以算是豪宅級的,
有美麗的海景,
早上晚上都有著不同的景色,
只是這間豪宅唯一的缺點,就是交通不便。

這個地方叫摩星嶺,是在港島上的一座小山丘,
要來這裡,要坐上這青旅提供的小巴,
車子的班次非常少,幾乎是兩三小時才一班,
沒有其它的巴士可以到達。

那時,依然記得是那悶熱的午後,
此時的蟬鳴聲不絕於耳,
有人說蟬鳴聲倒像是交響樂團,
眾蟬同鳴,只是這曲都是一個調,
只是對於喜歡在夏天睡覺的人而言,
這些蟬叫聲真讓人受不了。

走到青旅門外的搭車處,
在下午悶熱的艷陽下,
大概人都跑光了,沒幾個人搭車,
但一個女孩的背影在我眼前出現,
心裡的直接反應,
這像是十六七歲時的公車情緣嗎。

好久,沒有跟陌生女孩打招呼了,
心裡有點掙扎,
應該說這樣的記憶離我太遙遠,
不知如何是好,

然後巴士來了,
我就坐在這女孩的後面,
我想我是故意坐在這女孩後面的,

等在山裡繞了幾圈,
想到了一個理由,
這叫 "投石問路",挺老招的吧。

鼓起男人天生的勇氣,
問了一句,妳要去那裡呀,我是第一天來。

她說,明天她最後一天了,她就要走了,
她現在是要去買一些禮物,準備帶回家,
我說我想跟她去逛逛,
她也爽快地答應了。

只是想到說,她明天就要走了,
想不到此時的我,也帶點憂傷了。

人為何會有感情,
為何會對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人念念不忘,
從早到晚,帶著傷感的心情。
是愛,是情,還是寂寞,

如果,我沒遇見她,
此時的我會有怎樣的心情呢,
少了離愁
我想我會比較自在無慾而快樂,

難怪,佛勸世人要四大皆空,
無喜既無悲,
但是這世人,有多少人能真正像佛一樣,
無情無慾,而我只是凡人罷了,

看來從旅行的一開始,
似乎註定了,
我的旅行要為情所困,

我既看不破它,
只能任它在我心上任意遊走。

接下來的每一天,
我的心裡都有著它的影子。

人常說,愛屋及屋,
她說,她來自大連,

她說,那裡是個美麗的濱海城市,
她說,那裡也是美女如雲的地方。

她說著,北方人的豪爽,
北方人的千杯不醉,

那裡是她的故鄉,

就這樣,我的思緒望著北方的天空,
那思緒像是一道光束,在腦海轉呀轉,
像是轉了千百回後,
她的故鄉仿佛在我腦海出現,

我在天空盤旋著,看著那個美麗的地方,
不想離去。

就這樣,大連這個地方,一直在我的心裡徘徊不去,

但是,事與願違,人算不如天算,
在大陸走過了許多的大城小鄉,甚至那些人間罕至的高山,草原,沙漠,
但最後,我還是沒有走到這個我曾經幻想的地方。

這裡是我未竟之地,
至今,我對它依舊有著一種迷戀。

但上天只給我和她一天的緣份,
看來是我來的晚了,

她很愛吃香港的許留仙芒果冰,
所以我們下連吃了好幾回呢。

也陪著她,逛街買衣服,
她說,她的朋友長的跟我一樣高大,
她會拿著衣服比著我的身體,
雖然不是買給我的,
但是心裡卻有一種借物貫喻情的感覺,

就這樣,我和她在香港的大街小巷裡穿梭著,
而我就這樣拎著一件一件的紀念品,
我看起來什麼都不會,不過這拎東西的工夫倒是一流,
而她,別看她個子小小的,買東西也不手軟,
這一天,她算買的少了,
而她離開香港的時候,
我看到她的行李,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四大箱,很可怕吧。

最後,她給了我這個台灣男人一個評語。

"你們台灣男人都是這樣溫柔體貼嗎"
就這樣,我在心裡,"哈,哈,哈,哈,哈,哈,哈"



芒果冰,有著我特別的回憶



都不知這是第幾回的芒果冰了



這一盤看來不只有芒果了,



最後,我送走了她,
獨留我一人,
獨自一人欣賞香港的美,
但一個人遇上太美的景,
是一種殘忍,

想不到此時的香港,
竟然下起來午後雷陣雨,
看來,老天也為我哭泣,

但這雨來的快,去的也快,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在此之前所發生的一切,好像是一場夢,

就這樣,我繼續穿著我的土包子服裝,
走在那星光大道上,



傍晚時分的維多利亞,另一種美吧



天星小輪渡船口



星光大道上,所看到的維多利亞

此時的維多利亞港特別的美,
因為雨後的天空也清朗了起來。

維多利亞,真的是名如其實的海市蜃樓,
但它不是虛幻,而是真實,

一直以來,我以為海是無盡的海,
在這裡海,卻穿上了華麗的外衣,

走在這星光大道上,那些地上的名人磚,
我已放在一邊,

一個人,一邊走著,
欣賞著這繁華美景,
這裡的繁華,似乎比我的家鄉更多上幾分,

有時走累了,休息一下,
靠著欄杆,
望著天空,一幢幢耀眼的高樓林立,藍藍的大海,

我能想像,住在繁華那一邊的人,正在辛苦忙碌的生活著,
而此時的我呢,一個人逃出了出來,正隨心所欲生活著,
兩相比較,有如一個強烈的對比,

但我覺得,生命,和這繁華顯得格格不入,
我覺得,生命比較像那日昇日落,周而復始,
而這幾乎永恒般的繁華,似乎不是人的真實本性,
太燦爛而浮華,

就這樣,我從這一頭,
走到另一邊的盡頭,
我不願錯過這片繁華裡的每一處角落,

而眼前這片繁華,
有個美麗的名字,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像一個美麗女人,
從傍晚開始化起了粧,
那美麗的臉龐,塗滿金黃色的陽光,
像是十八歲的女孩露出陽光般天真無邪的笑容,

到了晚上,這個美麗的維多利亞,
變成了另外一個樣,高貴而有氣質,
一身黑色的的美麗晚禮服,
身上閃閃發亮,光彩動人。



太平山的夜景,我覺得是我看過最美的夜景了。

人的一生中,
有許多美好的日子,
都在夜晚當中渡過,

香港太平山的夜,
算是我的人生當中,
看過最美的夜景,

當我一個人,
坐上那香港特有的雙層巴士,
我坐在上層的角落裡,
欣賞著外面擁擠的世界裡,

然後看著那一座座閃亮的高樓,
突然地拔地而起,十分的雄偉,

看到那大樓內,
一個個小小的窗格裡,
依然燈火通明,

我想像著,
在那小到不再小的格子裡,
隱身著許多和我一樣的靈魂,

他們也正在望著窗外的天空,
他們也是否和我有一樣的夢,

隨著山路的彎彎曲曲,
我仿佛衝上了雲霄,
就這樣我站在這繁華之上,
繁華皆在我的眼下,

極美,
我找不到什麼形容詞,
去形容我的眼前這一片的景色,

突然覺得,活著真好,
人生的苦難,
好像就只是為了眼前這一刻的美,
此時連空氣也十分的美味。



我的電車懷舊之旅



這電車雖然有百年歷史,但是它的皮倒是很現代呢。


香港的百年電車,
聽著它叮叮噹噹,

這個電車,有個綽號,
叫叮噹車,
因為每次它開門時就會叮叮聲

在這繁華而又匆忙的香港,
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但似乎人都是念舊的,
這裡面藏著許多人的回憶吧,
讓人無法割捨,

跟著它,
晃來晃去,轉來轉去,
穿梭在香港的大街小巷裡,
也不知它會帶我到何處,

看著那電車上的人們,
一個個落下,
然後整個電車空盪盪的,

來到了一個沒有高樓的香港,
看著"老阿媽"在街上擺攤賣菜,

我好像坐上了時光列車,
來到五十年前的香港,
這裡是真實而又樸實的香港,

這座城市,
有著繁華與舊往,
有著現代和過去
人像是在洗三溫暖一樣,
一下子,如火爐般酷熱,
一下子,如極地般寒冷,

而我的心靈,受到這兩者的洗禮
似乎已滿足,也覺得豐富,

似乎該是走了的時候,
就這樣,我不在流連,
繼續我的西遊之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xiao 的頭像
dxiao

我的十二隻腳 台灣茶米 一千個日子 環遊中國 環遊世界

dx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